哈尔滨新典家教管理咨询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产品目录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朱老师
电话:1860754754
邮箱:jocpackaging@sina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教学成果 >> 正文

教育辅导材料鱼目混珠质量堪忧

编辑:哈尔滨新典家教管理咨询有限公司  时间:2012/04/02  字号:
摘要:教育辅导材料鱼目混珠质量堪忧
假期来临,教辅读物市场像往年一样火爆。连日来,在北京一些大型书店、图书批发市场采访时发现,中小学教辅读物呈持续热销态势。一些教辅读物经销商和学生家长告诉记者,教辅读物几乎没有淡季,销量和利润都位列各类图书前列。
  与市场红火相对的,是教辅读物的质量危机。从编辑、出版、发行到购买、使用、评价的诸多环节,对教辅市场混乱的诟病不时见诸媒体,但这似乎丝毫未影响教辅市场的红火。
  利润“挤压”下的质量“秋天的反义词是什么?”答案是“夏天”。这种让人啼笑皆非的试题及答案在教辅读物中并不鲜见。
  江西省鹰潭市某高中学生小汪刚刚参加完高考,高中三年,他和同学们几乎都靠教辅读物来练习或巩固知识。“典型的题目在不同教辅书中都会出现,看上去都差不多。”小汪说也经常遇到错误的答案和解析,“如果错误太多,老师就会再帮我们另选一本。”不少从事一线教学工作的教师反映,目前教辅读物选题严重同质化,大部分彼此抄袭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原创精品少之又少。有的打着新课标的旗号,换汤不换药,内容陈旧不堪,很多知识点也是在“炒冷饭”,更别说那些东拼西凑的教辅读物了。
  近几年,每年1万种以上的教辅读物出版量,蕴含着巨大的市场份额和利润,各路人马处心积虑挤进教辅市场的后果之一,就是因利润牺牲或部分牺牲质量。
  “从图书发行渠道看,给新华书店一般是5折至5.5折,书城、图书批发市场的二渠道一般是3.5折至4折,书商的成本控制在定价的两折以下才有钱赚,于是就在印刷质量、稿费等方面尽量节约成本。”在北京从事出版编辑的程女士,每年经手运作的教辅图书总有七八本。
  “按出版社三校三审、约两个月的正常出版周期,肯定算高产,但和那些以‘合作出书’名义变相卖书号的相比差距相当大,人家一年就能做几十本甚至上百本教辅图书!”程女士透露,教辅读物发行量大、成本低、利润高的现实,让不少中小出版社为了生存,以合作出书的名义与书商合作运作教辅读物,超范围出书比较普遍,对质量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  “编辑部都有创收压力,遇到质量实在太差的,一般也会让对方凑合去改,这样运作出来的教辅读物肯定缺乏知识的系统性,存在堆砌、雷同。”程女士说。
  “渠道为王”的低门槛运作“我们这里都是针对海淀区的学校用书,一般都是学校拿,个人能拿多少啊?”在北京市海淀图书城,一个二级批发商对记者的个人购买意愿并不在意,表示学校集体购买才是他们的主要销售渠道。“一所幼儿园刚订了书,7月初送货。”记者在这家书店看到,一本名为《黄冈小状元》的试卷集,仅有36页,标价近10元。
  在小汪的记忆里,每学期学校都会硬性配发各科的教辅读物,每本价格从十七八元到三四十元不等。“每学期报名时学校都会额外收1000多元书费,其中就包含教辅书的费用,说是多退少补,但一般不退。”小汪说。
  “一般的图书发行模式,是由出版社通过新华书店等渠道寻找购买者,而教辅读物正好相反,是先有了购买需求,再找出版社做书,等于书还没出来就卖出去了。”程女士坦言,市场上不少教辅读物,从与出版社协商出书事宜到图书出版面市,通常只需要一个月甚至更短的时间。
  “教辅图书的书商一般都有很成熟的发行渠道,和学校关系很好,发行根本不依靠出版社,出版社只负责申请书号,让图书的印刷出版合法化,有些甚至不尽编辑责任。”程女士说,现实中,教辅市场的门槛很低。她曾经接触过一个书商,以前专门做教辅读物发行,看到教辅读物利润实在高,就找到出版社,提出要合作出版教辅读物。没有作者团队,就找一些所谓的组稿公司、写手,好一点的能组织到一线教师封闭写作,付一次性稿费后,就等着出版发行上市了。“一般书商都会在时间上催,要在最短时间内出书,恨不得第二天就拿到书号。”程女士说。
 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民营书业发展研究中心的鲍红介绍说,目前书店零售的教辅品牌,绝大部分是民营公司的产品。一些民营出版机构的研发队伍中,有很多有经验的一线教师,产品质量有保证。“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出版机构或产品,自身缺少研发力量,就将市场上的产品拿来剪贴拼凑,以不法的商业手段诱导销售,编校质量都未必能保证。”鲍红坦言。
  家长的盲从消费推波助澜家住北京门头沟的出租车司机老宋,没时间顾及9岁儿子的学习,但教辅读物可没少买。“我一个朋友对这方面特上心,每次他给孩子买多少本教辅书,我都让他照样给我带一份。”老宋说。
  教辅的泛滥带来了教辅市场的乱象丛生,消费群体的盲从也从一个侧面推动了这出乱剧。正是这种盲从的消费“供养”着庞大的教辅读物出版发行市场。据统计,全国580余家出版社,绝大多数都出版教辅;全国有近千家民营图书公司,也以教辅为生;许多省份的新华发行集团,都有自己的教辅读物编辑部。
  虽然新闻出版总署、教育部2001年印发的《中小学教辅材料管理办法》明确规定,教辅材料的出版实行总量控制,教辅材料出版单位每年须向新闻出版总署提出选题计划,经批准后方可出版。除出书范围含教辅材料的出版单位外,其他出版单位一律不得出版教辅材料。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编印、出版、发行供学生有偿使用的教辅材料。但记者在采访调查中发现,超范围出版教辅读物、以合作出版的形式变相买卖书号出版教辅的现象并不鲜见。
  河南某高考生小杨所在的学校,每学期都会硬性配发教辅读物,但最后几乎成为废纸,不是和教材不配套,就是难易程度达不到要求。小杨说,虽然觉得有些教辅书用处并不大,但看见别的同学买了,自己也会跟着购买,“好像少了本教辅书就少学了不少知识点似的。”
  “就学市场的竞争使教辅读物成为仅次于教材的次刚性需求,且教辅的消费者基数较大,于是众多出版者纷纷来教辅市场牟利。”鲍红认为,正因为教辅读物的消费者比较集中,各出版者也倾向于使用系统征订和学校团购集中销售,直接造成教辅的决策者与使用者主体的不统一,产品质量与消费者利益自然难以保证。
上一条:怎么与孩子沟通?倾听才是正解 下一条:暂时没有!